关注官方公众号
了解激活码活动

诛仙手游公众号

zhuxiansy

你身后有鬼1

2017/03/24 [字号: ]

  如果说网游容易让人上瘾,云朵觉得自己还可以拯救一下。自从被邻居家弟弟普及了一款游戏后,从来只会用电脑追剧看小说的云朵就开始向一个标准“网虫”进化,最近听说这游戏又推出了手游版本,兴冲冲在手机上下载了这个叫做“诛仙”的手游后,某种不可思议的奇妙事件就开始发生了。

        一切的开端起源于云朵新买来的账号,对,你没看错,云朵这个懒鬼突发奇想地没有自己创建新手角色从零开始升级,而是直接从官方手游交易平台拖了个看着还算顺眼的号,120级,鬼王宗女弟子,一身永久妖狐装,怎么看怎么勾魂。用云朵自己的话来说,当时就是鬼迷心窍一般,看到这个女鬼王毫不犹豫就拍下来,别的号再也没看一眼,虽然也不算买亏,好歹是V9神装,价格也实惠。

        登录这个id“惑儿”的号后,游戏里邮件就一连串的跳动起来,云朵轻点鼠标,顿时感觉自己眼睛要瞎了,这么多神品符练器符,号前主人卖号是有多着急啊不收件就出手了,这可都是闪亮亮的钱呀。

        一边快速点击收取邮件,一个私聊消息跳了出来。

        “惑儿,你回来了?来昆仑。”

 

        云朵纳闷地看了看这个发件人的id,无常,黑白无常?这人是二次元中毒患者还是晚期中二病啊,她忍不住腹诽道,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个男合欢一身墨色衣袍,搭配白发冷眸有种禁欲的美感。

        好奇着决定去指定坐标看看是何方人物,甫一落地就收到个组队邀请,点击确定,队伍频道里一个低沉的男音:一条龙做了没,来刷好感度。“那嗓音略带嘶哑,听了就让人骨子酥爽,简直是自带了”一听就怀孕“特效。

        说话的人正是发来邮件的无常,队伍里还蹲了三个差不多等级的人,两女一男,正巧集齐了四大门派,每个人头像上都带着个大大的v11字样,敢情还是个土豪队伍。仿佛眼前都下了金币雨,云朵有点激动,艾玛感觉自己抱上了好多大腿肿么破,可以横着走了。

        队伍里青云妹纸“如梦”发了熊抱表情,和云朵打招呼:么么哒小惑儿,人家等你很久了~

        云朵赶紧打字回复:咳咳,你们认错人了,我刚买的号,如果不嫌弃的话还是可以带我一起玩吧?

         消息发出去队伍里凝滞了一瞬,无常带了点火气地声音传了过来:胡闹什么,你又玩新把戏?之前那些都过去了。

        什么把戏?云朵没反应过来这话里的意思,队里一直没出声的男天音“无涯”出来暖场:老三你淡定下,有话好好说,惑儿以前是闹过要卖号脱坑,还不是因为你惹得事儿。

        等等,我真的不是那个“惑儿“啊,云朵欲哭无泪的看着他们在队伍里认定自己就是原号主,百般解释不清。“要不我把买号交易记录发给你们看?我的确不是你们认识的那个人诶。”她想了想,一字一句地敲下这行字。

        之前语气亲昵的如梦妹纸疑惑地问:不是惑儿本人的话,那你空间照片怎么还是以前和老三的合照?

        云朵打开游戏自带的个人空间,头像确实是一张合照,女孩舒展开双臂面对镜头,笑容灿烂长发齐肩,弯弯的桃花眼下一点黑痣,俏皮中又带着点魅惑,是个很吸引男人的美女呢。至于站在她身后宠溺地凝视她的男子,算不上帅气,五官硬朗,有种说不出来的军人气质,这就是无常吧。

        “好美的姑娘,我和她比可差远了,”云朵摇着脑袋继续打字,“倒是无常,你是兵哥?”看了那照片后心里总有点羡慕,好一双璧人,有一次被虐狗了。

        看她这个反应,几人似乎有点相信她不是“惑儿”了,无常回复道:我之前是在部队,现在回家做点生意。你真的……不是惑儿?

        还没来得及回复,耳机里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不好意思,弄了个乌龙。算了,先去一条龙吧,你进本。

        点击确认进入幻月秘境困难,云朵点了挂机模式,看着屏幕上几个人聚在一起,倚着背奋力杀怪的模样,不由揣测着这个叫做“惑儿“的姑娘和他们之间发生的故事,她到底为什么不辞而别卖号离开,她是个怎样的姑娘呢?真是越来越好奇了。

        这天就在大家的无言中,刷完了一条龙,在清完所有任务后无常递过来一个帮会邀请:来我们帮会吧,之前惑儿本来也准备来的,后来就……总之你先过来一起玩吧。云朵犹豫了会儿接受了邀请,加入了这个全区排名第一的帮会“止战戈”。

        下线前收到如梦发来的私聊信息:其实我们五个人本来是要建家族的,没想到会这样,虽然你不是惑儿,还是希望能留下陪陪无常吧,他挺不容易的。

        如梦这番话让云朵退出游戏后靠着椅背发起了呆,对无常来说,自己只是“惑儿”离开留下的一点点慰藉把,隔着网络谁能知道对方是个怎样的人呢,也罢,还是走一步算一步把,游戏只是游戏。

        晃神间时钟已经指向了十点,云朵揉揉脑袋把手机关机,决定早点去洗漱休息,打了一晚上的游戏也累了,明天又得早起上班,还是不想那么多了,和周公约会才是要紧事儿。

        灯光暗下来的房间归于一片黑暗,被遗留在床头的手机震动了一下猛地亮了起来,屏幕上就像有双无形的手启动了游戏端口,缓缓浮现登陆界面上鬼王宗女弟子妖娆的身影,那似嗔似喜的黑眸轻轻眨动了两下,笑了。而这一幕,沉睡在梦中的云朵毫无所知,更不知道一场巨大的阴霾正悄然降临……

        临时被单位领导安排了一堆工作,不得不加班的云朵只能苦哈哈地牺牲了娱乐时间,再次登陆游戏已经是一周以后,这期间她都有点忐忑会不会被帮会踢了,还有无常他们该不会以为自己也和“惑儿”一样消失了吧。

        这份担心很快被打破,帮会的人很热情得邀请她一起去做任务,无常他们固定队的几个人也发了消息来,仿佛这一周来自己未曾离开过。“兽神打了没?今天手气不错,带你去摸整卡。”无常发来个队伍邀请,语气一改初始时的淡漠。

        嘴里还叼着块自己做的晚餐——蔬菜沙拉,云朵咀嚼着操作屏幕中的人物,兽神这个活动每次都要提前去蹲点抢怪,所以经常能看到有互不相让的队伍开红清人,谁叫奖励诱人呢。

        队伍里如梦叽叽喳喳地和她发语音聊天:上次兽神给你爆了个鬼厉整卡,今天怎么说也得轮到我了把,黑了好久了嘤嘤~

        云朵黑线,猛地觉得不对劲,上次不是一周前和他们做了任务么,那次也没来得及去兽神啊。“记错了吧,我这是第一次和你们去打兽神呀。”她敲下手机键盘。

        如梦发了个瞪眼表情过来:没有记错,就昨天才爆的,昨天晚上啊,你忘了?

        昨天晚上?自己明明这几天都没上游戏,是谁上了她的号去兽神?不对,她的号也没告诉过任何一个人,就算是盗号也不会好心到帮忙做任务却不纂改密码的吧,云朵有点慌。

        无常手很快地抢到了一个兽神,见副本开了如梦也不再多言,几个人配合默契地火速清完了怪,加上云朵这个新成员也没有一点被拖后腿的迹象,就像是,熟稔到不行的队友一样。

        “如梦刚说的没错,前几天晚上你不是都和我们组队刷一条龙的吗”退出副本后,队伍里另一个女玩家,无涯的媳妇儿青柯说了句。这姑娘也是个暴力鬼王,副本仇恨拉得稳稳的一个技术流。无常没有说话,也发了个表情表示纳闷。

        看他们都确认自己的号登陆过多次,云朵看着屏幕里“惑儿”熟悉的人设,起初让她爱不释手的妩媚脸庞怎么看都觉得有点诡异,这游戏难道还能闹鬼了不成,玩家在游戏中的虚拟形象还能脱离玩家人格,拥有独立意识体?

        心不在焉地做完了日常活动任务,云朵急冲冲退出游戏界面,都没顾上和无常他们道个别,脑子里旋转着一系列不可思议的猜想,又强压下恐惧宽慰自己想太多,那种不科学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

        手机平静地躺在桌上,锁屏的图片还是云朵最喜欢的一张自拍照,抱着闺蜜送的红色阿狸,笑得一脸傻气,并没有发生什么特殊的变化。云朵轻抚了下胸口,觉得自己应该是最近加班劳累太多的缘故,也许这个号是惑儿本人登陆的呢,回来看看曾经的小伙伴也是正常的。

        一根筋的云朵并没有去深思其中的不妥,无常他们怎么会分不清是“惑儿”还是她云朵呢,毕竟前者是相处大半年的熟人。不过也许有时候愚钝点也未必是祸事,粗心的她渐渐遗忘了这件事,直到某天手机里收到了一条神秘邮件。

        手机响的时候她正在开会,趁领导不注意扫了眼短信,陌生号码,未署名,内容也及其简短:想不想知道谁是惑儿。她愣了愣,很快回复过去:你是谁?

        对方似乎料定她会这么问,等了片刻不急不忙发来一个网页链接:这里有你想知道的一切。之后不论云朵再问什么对方也不再回复,电话拨过去提示转接到语音信箱。

        那个链接是一个博客主页,黑色的背景涂鸦,连头像图片也是一堆散架的骷髅,给人感觉阴郁非常。整个空间里面全是心情日志,博客主人叫做,彼岸。

        回到家后云朵细细看了几篇博客里的日志,内容充斥着大量抑郁的字眼,更让她激动的是这个彼岸反复提到了两个字,无常。

        莫非彼岸就是惑儿?显而易见这个彼岸的博客里提到的大量网游情节都是源自这款手游,但是游戏空间主页那张照片中的惑儿不应该是这么阴郁的姑娘,她应该是笑得一脸狡黠的,像个天真烂漫的小丫头那样。

        这些日志里面,起初的几篇日志能看出彼岸有点甜蜜的心情,但是写到后面就开始呈现一种分裂病态的心理。就好像彼岸内心分割出两个自己,不断的互相撕裂争夺着,一个在彷徨煎熬,一个拼命嘶吼着要毁掉一切坠入深渊。云朵看着看着不免心惊,如果这真的是惑儿本人,她到底经历了什么,这些变化都和无常有关联吗。

        距离彼岸最后一次登陆博客的日期,已经过去半个月,恰好是惑儿本人卖号消失的时间,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云朵翻到最后一条日志,时间是一个月前,上面写着:阴,我的心也还是阴天,你好吗,想你……我想去找你了,等着我,无常。

        日志下面没什么人留言,但是云朵看到最近访客栏并不是空的,也许无常也来看过?她一边期望彼岸真的如她所说去见了无常,平平安安地回家,另一边又不断冒出不好的猜想,万一无常并没有和彼岸成功碰面,这个女孩儿会不会遇到不测而导致消失?

        她登陆了游戏私聊无常:有事找你,来YY。随即用电脑点开了之前和如梦他们新建的yy频道,开了个私人免打扰小房间。

        云朵把这个博客发给无常看并不是一时冲动,她心想无常等了惑儿那么久,如果她是惑儿也不会希望另一半误会自己是抛弃对方闹失踪的,而且惑儿的安危,无常应该会更担心吧。

        果然无常看了那些后声音也不觉变了个调:你从哪弄来的?这认证了云朵之前的猜想,彼岸就是惑儿,而无常也并未知晓过这个博客的存在。

        那么那个神秘人把这些告诉云朵有什么用意,他和惑儿又是什么关系呢,这点无常也难以回答,游戏里认识的人太多了,就算是有过嫌隙的仇敌,像他们那种大帮会谁没有一大把呢,谁又会有那个闲心去关注别人的小私事,是云朵的现实亲友?还是单纯看不顺眼他们的人?很难揪出这个人的身份来。

        这个夜晚她和无常都没有再上游戏,只是在YY里聊了好久,大半都是她倾听,无常在说,听他一点一滴的说那些和惑儿相识相知的故事,他说来不及相爱,惑儿猝不及防地这么消失了,他说他曾经失眠了好久,也想过放弃,他说惑儿是个让人心疼的姑娘……

        认识惑儿的时候,她还是个学生,和已经踏入社会的无常相比,那么青涩懵懂。在无常眼里,她就像个孩子一样,他总是喊她“丫头”。一开始只是像个大哥哥一样照顾着惑儿,在游戏里保护她带她一起做任务,生活里也经常听她诉说一些鸡毛蒜皮的小烦恼,再后来不知不觉的走到了现实,惑儿就变得更依赖他了。

        无常说,他一直以为惑儿就是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那样自信开朗,永远没有太多烦恼,和她在一起的人似乎都能打破阴霾被她感染,所有人都很喜欢她的这份洒脱,对的,游戏里几乎没有人讨厌这个女孩儿。

        听他说了整晚,云朵对惑儿的形象勾勒也愈发清晰起来,与此同时心底的一个疑问也在加深,一个人是不可能完完全全做到在人前人后两个人的,长期下去不是变态了就是疯了,但惑儿分明表现得很正常,那或许,可能是她有着双重人格?

        这仅仅是云朵的一点猜想,没有打实的证据说出来也没人信,她也不忍心让无常面对这残酷的现实。对人类心理学一知半解的云朵只能按捺下翻涌的心绪,等待那个神秘人的再次出现,她有预感,这个人一定能帮他们解开所有谜团。

        某天深夜,睡梦中被电话吵醒的云朵一脸懵逼,脑子还有点混沌,无常说了啥她半晌才反应过来:啥,你说我号被盗了?

        这都凌晨了,谁会这么有兴致不睡觉来盗她的号。云朵有点不烦恼,好不容易睡着被这么吵醒不免有点火气,蹭蹭蹭挂了电话就点开游戏想看看谁这么不长眼,不出意料地一登录就提示账号已在线,再点确认进去就是站在一群红名当中,来不及躲开就被几下砍翻在地,系统提示你已被玩家“祁墨”杀死。

        没有选择原地复活,云朵瞪着屏幕刚想去查看这个“祁墨”的个人信息,看看是不是敌对野外开红,帮会频道闪了下。

        无常:朵朵上来了?去安全区别出来,疯狗又在咬人。

        云朵点开pk记录,这个“祁墨”也是个高V玩家,所属帮会是本区有名的疯子帮“群狼”,为什么说是疯子帮呢,就因为这个帮会酷爱野外开红杀低端玩家,还有种种比如副本乱踢人,频道口水喷人的劣迹,也算是在本区臭名远扬的一朵奇葩。

        自己怎么惹到这群人了,云朵想了想还真觉得有点冤,每次上游戏除了固定队兽神妖兽那些任务,很少出安全区,也没参加过帮会清红,估计是刚才上她号的小贼搅和的吧。

        乖乖地回安全区复活,她看了下帮会在线人数还不少,纷纷在频道报坐标集队清红,这架势看来都不用再睡觉了。

        真言频道又炸了,云朵漫不经心扫了过去猛然看见自己的id。

        祁墨:止战戈的那个“惑儿”,听说是被包养弄起来的vip嘛,菜的一笔,真不晓得你们帮会怎么要这种垃圾,是不是活太好了?

        祁墨:止战戈的都别缩着不出来啊,哥几个今天教你们怎么做人,女人千万不要找这种小白莲,我可听说隔壁殇城大老板和她也有一腿。

        后面还有不少污言碎语,说的每一句都侮辱到极致,云朵紧握住手机手心勒出红痕却不自知,心里又是气愤又是难堪,自己才不是他说的那样!

        无常发来的信息稍微平复了下她的心情:朵朵没事吧?别理他,这个人之前和我们有点冲突,就爱人身攻击,那个盗你号的人好像把他堵在沼泽轮了几遍,把他惹恼了来找你出气的。

        天,这个盗号的人太有才,能把这个高战玩家关小黑屋轮杀,肯定操作溜得不行,云朵这么一听心里火气也消了大半。

        撇开方才频道辱骂编排自己的糟心事,害她没法安睡的盗号者还没找到,客户端找不到异常登录信息,手机上也没收到客服发来的防盗号提醒,云朵转念一想觉得这次也许不是一般的“盗号事件”,好像刚买来这个号时候也发生过类似的。记忆回笼,很快想起了如梦她们说过惑儿这个号曾经在她加班期间准时夜间上线的事,这次所谓的“盗号”该不会也是闹鬼了吧?

        那时候没想太多,但是联系到神秘人让她看的博客,那些阴郁萧沉的文字,和无常口中性情截然相反的惑儿,云朵感觉自己好像触摸到了真相的边缘,禁不住浑身战栗,尝试着拨打神秘人留下的手机号码,这次成功接通了:惑儿是不是死了,你告诉我。


        电话那头的神秘人操着一口浓重的北方话,听上去年纪约莫也有三十来岁了,他告诉云朵,惑儿是他表叔家闺女,半个月前人就不在了,是割腕自杀的。

        这个自称是惑儿表哥的汉子,说起这件事也难掩伤感,他说其实自己也玩这个手游,知道惑儿和游戏里的朋友们玩得很好,不想她走得这么不明不白的,他的号就在他们那个区,第二大帮殇城就是他和几个哥们创建的。

        原来那个祁墨说的老板就是他,云朵啧啧称奇,那惑儿被人黑被包养也太冤枉了,不过是自家亲戚照顾下,到了游戏里就成了男女之间暧昧那点事。斟酌了下,她问道:那惑儿她,是不是有很严重的抑郁症?

        惑儿表哥苦笑了声,没否认,电话里沉默了许久,听到“噗嗤”轻微的点火声,像是点起了香烟,他又接着说:这个号本来没舍得卖掉,惑儿走之前也没交代啥,是她妹妹提出来要卖掉,怕亲人们睹物伤心,其实说白了有几个人会伤心呢,他爷爷奶奶去世得早,娘老子又离婚了各过各的。

        “她妹妹,亲妹妹吗?”云朵没想到惑儿家庭有这番变故,这也难怪会患抑郁症了,女孩子本就敏感细腻。

        惑儿表哥吸了口烟,长吁了口气:是同卵双胞胎妹妹,不过现在跟着我表叔过,你还别不信,这姐妹俩长得特别像,有的时候不仔细看都分不清楚哪个是姐姐。我和她妹妹也就平常过节走亲戚碰到,那丫头比惑儿命好,嘴甜能来事,把后妈也哄得很好,过去那边也照样过得好日子。

        听到这番话,云朵脑子一激灵,困扰他多日的乌云仿佛一下子被拨开来。和惑儿长得特别像的双胞妹妹,嘴还特别甜能来事,不就是最初照片里看到的那个“惑儿”,甜美又俏皮,像个小太阳。

        除非游戏里那个“惑儿”本就不是一个人?这样才好解释从照片到博客所遇到的一系列谜团,那么无常深爱的那个“惑儿”又应该是姐姐,还是妹妹呢?云朵为难了,没想到这种狗血的情节还能在电视剧以外的现实碰到。

        结束通话前,她问惑儿表哥要来了那个妹妹的电话,存在手机里,没有急着去联系,毕竟还有些线索没有理清,贸然找上门总有点尴尬。目前还是先弄清楚自己买来的这个号是真的因为惑儿的死闹鬼了还是有人搞鬼,好歹也是花钱买来的号,她可不想平白惹得一身腥甚至可能还要赔上小命。

        点开手机里诛仙手游的图标,登陆后顶着“惑儿”id的女鬼王不知何时换上了一袭红装,满头青丝只装点了一只金钗,绯红的胭脂让她愈发娇艳动人,这不是游戏情侣结婚时候才给的喜服外观吗。

        她把目光投向了屏幕外的云朵,意味深长,竟又活过来了一般,挣脱开了云朵手指的控制,伴随着远处飘来的清浅歌声,翩翩起舞。那满天纷纷扬扬落下一地红花,和她的裙角缠绵在一块儿,不分彼此,过路的玩家仿佛了痴了似的僵在原地,看着这花雨中的丽人如泣如诉地舞着,歌声更加清晰了。云朵侧耳听去,好美的一首词:

        一张机,采桑陌上试春衣。风晴日暖慵无力,桃花枝上,啼莺言语,不肯放人归。

  两张机。行人立马意迟迟。深心未忍轻分付,回头一笑,花间归去,只恐被花知。

  三张机。吴蚕已老燕雏飞。东风宴罢长洲苑,轻绡催趁,馆娃宫女,要换舞时衣。

  四张机。咿哑声里暗颦眉。回梭织朵垂莲子。盘花易绾,愁心难整,脉脉乱如丝。

  五张机。横纹织就沈郎诗。中心一句无人会。不言愁恨,不言憔悴,只恁寄相思。

  六张机。行行都是耍花儿。花间更有双蝴蝶,停梭一晌,闲窗影里,独自看多时。

  七张机。鸳鸯织就又迟疑。只恐被人轻裁剪,分飞两处,一场离恨,何计再相随?

  八张机。回纹知是阿谁诗。织成一片凄凉意。行行读遍,厌厌无语,不忍更寻思。

  九张机。双花双叶又双枝。薄情自古多离别。从头到底。将心萦系,穿过一条丝。


分享
《诛仙手游》官方网站 - 唯一正版手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领取微信专属礼包

关于《诛仙》手游

《诛仙手游》是完美世界出品的国内3D自由御空飞行MMORPG仙侠手游。以仙侠小说开山之作《诛仙》为故事背景,完全忠于原著剧情,再现小说经典“情”字回忆;完美还原端游经典元素,追溯热血情怀;电影级CG画质,真3D仙侠大世界,360度全景自由飞行,多元深度自由社交体验让玩家拥有独一无二的极致仙侠体验。

  • 最新
  • 新闻
  • 公告
  • 活动
  • 媒体
更多>>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京ICP备15025398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京网文[2011]0782-287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编号:0110587 京公网安备110105019888号
文网游备字〔2016〕M-RPG 4395号     ISBN 978-7-7979-00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