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官方公众号
了解激活码活动

诛仙手游公众号

zhuxiansy

至诛仙兄弟:我的情投意合 你的反目成仇(上)

2017/03/24 [字号: ]


        “诛仙手游”开始的第一天,我抱着玩多年端口的回忆进入了游戏,照旧过往创了个男青云号,也用了之前使用过的名称“无常”期待满满的进入手游。

        刚进游戏没多久,大概一两个小时吧,我结识了一个叫“鬼帝”的玩家,是个V5鬼王,两人是在打幻月结识的,当时我是个没V,带队的队长嫌弃我道法太低想踢我,一直墨迹了很久,最后鬼帝在队伍发了一句话说:“队长给我,我拉我朋友。”

        我当时以为要踢我了,都准备好自觉离队匹配去,没想到的是,那个队长给了鬼帝队长后,鬼帝既然把他给踢了,我一脸蒙圈,都不知道是啥情况。

        只见鬼帝在队伍说了一句话:“最看不惯看不起没V的,墨迹的要死。”说完叫我别离队,跟着他。

        实话说当时我挺感动的,心想这哥们人太好了,于是点了添加好友加了他,他也通过了,我主动发了信息给他说:“不嫌弃的话交个朋友。”鬼帝也很直爽的回复我说:“好”。当天我一直跟着他混,一起打副本,一起挂彻夜,挂彻夜的时候两人也聊了起来,挺开心的,发现我们性格都很相同,两个聊得不亦乐乎。

        到了第二天,我充了200元块也搞了个v5,买了成长基金,在弄了个40级真仙武器,运气好好,胡搞瞎搞被我搞到+15,道法一下提升了不少,激动的发给鬼帝看15的武器,鬼帝看完发了几个大笑的表情,说:“可以啊!我的才+12。”

        说完鬼帝叫我离帮去他帮派,帮派是他自己创建的,名称叫“神殿”,我没有拒绝他的请求,离帮4个小时就马上加入了,鬼帝还是很照顾我,我一进帮派就介绍起我来,说我是他兄弟,帮里有很多个大V,都是11 12的,个个道法都是几百万,不过这些人都挺尊重他这个V5的帮主,我当时也就傻乎乎,以为70多万道法很高,进了帮派后心里再一次不平衡,还以为刚生产的15武器能跟上脚步,看到他们上百万的道法我简直还是不堪一击,所以当天的热情接待,使得我都不敢在帮派说太多话。

        鬼帝的帮派发展得很快,可以用势如破竹来形容,游戏里面的很多高手都聚集于此,几乎道法排行榜前20名的都是“神殿”,帮派这样的局势发展,毫无疑问天字榜首。

        帮派逐渐起色后,鬼帝在帮派商量创建家族之事,当时我就是个观众,只看不说话,实话说我也没有说话的份,就算说了也没人鸟我,只能默默看着他们议论,直到鬼帝在帮派发了一句话,我才有说话的头,可他发的那句话,我却莫名其妙感到心酸,有时我想过,游戏而已,我怎么动了心情。

        “无常,你要加入我的家族吗?”

        我当时一下就沉静了,打好字准备回复,还没来得及回复鬼帝的问话,一个已经改了名字的大V12“鬼公子”就抢先了说:“他一个V5也要?这个鬼公子已经是鬼帝创建的“鬼冢”其中一名成员。

        鬼公子说完后,其它两名成员也出来说话了。

        鬼见愁:“是啊,老大,无常道法太低了。”

        鬼精灵:“嗯?什么情况?”

        鬼帝没有说话,为了不让鬼帝难做,我自己说了:“不要啦,鬼哥别逗我玩了,我只是随便玩玩度日子的,你们赶紧创建起来吧。”

        鬼帝看到我的说话,但是他没有在帮派回复什么,只是发了个私信给我说:“我说过带你一起玩的,你没进我家族真的不怪我?。”

        我发了几个笑脸回复了他:“说什么话呢,认识你我都很高兴了,其它我想都不敢想。”

        鬼帝没有说什么,只回了我两个字:“行吧。”

        鬼帝家族成立后,最后一名加入的是“鬼谷子”,V13合欢,他们几个人都道法都差不多,装备都是清一色的15。

        哎,我也明白这是有钱人的游戏,但是我挺享受游戏的乐趣,实话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跟人攀比什么,鬼帝跟我关系不错,我也从来没有让他帮过我什么。

        从鬼帝成立家族后,有了固定队,我们两就很少在一起打副本,挂彻夜了,偶尔遇到也是我在做帮派任务的时候在帮里遇到了他,慢慢的,我感觉我们两人没有了之前的兄弟热情,很少聊天了,连问候都很少,有说话也是吃饭了没,然后没了下文,就这样我在60到90级都是一个人在闯荡。

        期间80级时打震魔古洞遇到了几道坎,道法太低了没人要,一个人混队也难混,帮里面也没有人帮忙带道法低的打,都是各自忙各自的。

        混队期间,我被人骂过,踢过,像踢足球那样踢,入一队就马上被飞了,只因为我不怎么会玩,道法一直跟不上,阵灵也才开了5个,功低血低,可以说低到无人要的可怜虫,直到缘份来了,我认识一个新朋友叫“酒虫”,酒虫也是个青云,同跟我一样V5,但是他道法高我100多万,230多万道法,我当时那个自卑和对他的羡慕和佩服,一直请教他,他人很平易近人,我说什么都清楚的回答我。

        认识酒虫后,我天天跟着酒虫屁股后面走,他带队一条龙都是主动发信息提前组我,对我很友善,我们两人也有说有笑的,几乎无话不说,酒虫是个色鬼,每次组队都要组女玩家,好几次组到几个人妖把他气的半死,都快炸了,只因他跟那人妖玩家聊得火热,都聊到要在游戏结婚,我一直在一边发“在一起,在一起。”

        最后那女号真的嫁给了酒虫,酒虫还特意举行了一场空中婚礼。

        可是谁能想象,原来结婚对象是个男的,只因为那女号可能没注意到一些细节,发一段语音说,:“妖兽打了吗?”

        声音很粗壮,一听就是虎背熊腰的大汉,酒虫听到声音后一下崩溃了,直接问那女号,女号也承认了。

        就这样酒虫结婚没三天就离婚了,在一次跟我一起光棍,离婚后对我说各种抱怨的话,我都快被他笑惨了。

        慢慢的,跟酒虫也越来越熟悉了,两人每天都粘在一起。

        有一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在做帮派任务,看到队伍里显示酒虫挂了,我问他怎么了?他说被一个V12的在死亡沼泽杀了,我听完马上赶过去看看,到了死亡沼泽门口后,只见地上一排排尸体,一个顶着着“恶贯满盈”的V12正在疯狂的杀人,见谁就杀。

        酒虫躺在地上在队伍你说:“奇怪,你怎么不会死。”

        他原来还没察觉到这个疯狂的屠夫是跟我一个帮的,正是“鬼公子”。

        酒虫见我安然无恙,发现了我是第一帮“神殿的人”,他说:“我靠,我到现在才知道你是神殿的,你怎么加入的。”

        我当时都不知道怎么回复他,因为神殿入帮要求是300道法以上,我就说第一天玩游戏就进了。

        其实在帮派的那段日子,我也经历过清理门户,只是帮主鬼帝给我保了下来,我可以说是帮派里面道法最低的一个。

        我站在死亡沼泽门口在附近对鬼公子说:“公子,那个酒虫是我朋友,他要路过做任务别杀他。”

        酒虫看我我发了这句话他也放心了,知道也打不过他,回河阳复活又跑了过来,鬼公子有在附近回复我说:“你朋友啊?”

        我说:“嗯,是的。”

        可让我想不到的是,当酒虫飞过来还站没几秒的时间鬼公子又一下把他打趴下,我见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就问他:“什么意思?”

        鬼公子回复我说:“我就想杀他不行?”说完把我一起都杀了。

        当时我心情很沉重,在队伍跟酒虫说了句“对不起”,酒虫也没放心上,回复了我说:“傻,不关你事说什么对不起,我也看明白了,我们换线去别的地方玩。”

        我心酸挫折说:“好…”

        鬼公子就这样成了在游戏里让我第一讨厌的一个人,他的举动也表现出他日常在帮派的行为,用一个字形容就是“狂”,四个字形容就是“狂傲自大”。

        我也没跟他计较什么,只是为他这人品感到不愉快。

        当天本想跟鬼帝说这事,想着别让他难做了,也就死了一回,没什么大不了,现在不是一样又站起来了,所以就埋在心上。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也不好过,神殿一直欺压其它帮派成员,占地盘,霸占宠物区,每到一定等级更新换宠物他们就一伙人去稀有宠物那里蹲点,谁来抓宠就杀谁,霸道之极,这个做法也是鬼公子带头的,就这样的做法没多久帮派就成了全区公敌,日日夜夜都有人在世界以及真言唾弃,骂成一片。

        我就倒霉了,身为“神殿”帮众被人见到就杀,我没有其它成员那样的抵抗能力,我就是个辣鸡,没几下就死,可以说90级都是死过来的。

        就这样“神殿”两字就被骂出名了,这样的出名方式是鬼公子的初步计划,他在帮派说过“出名要趁早”。但是他从没想过这种做法的报复。

        没错,现在阶段神殿的势力依旧稳坐不到倒,也没有帮派敢真正去较量,第二帮虽然也有很多大V,但是他们也不想摊太多事,他们帮派的成员被杀,管理人也假装不知道。

        我其实很佩服第二帮帮主的做法,打不过,则躲过,逞强鸡蛋碰石头没有好下场,再说神殿石头多,随便抛几个就能砸死人。所以没必要在他们趁热打铁的阶段去充当那个鸡蛋。

        等级90级期间,五鬼道法一直在排行在前五,鬼帝排第一,此时他已经V14了,攻击,防御,气血等排行榜他都不放过,通通占领。

        直到星期三帮战那天,道法排行不知从哪里也冒出一个V14,直接代替了鬼帝位置,此人没有帮派,也是个鬼王,先不说他占据了排行榜第一位置。

        我当时没有被他占据了第一位置吸引住,而是这人的名称,直接叫“杀神狗”,可想而知,这是多大的仇恨…

        这哥们在快要帮战的黄金时间,接近差不多刷了1个小时的真言:“神殿的狗,老子看到一个杀一个。”

        “狗崽子不服气的出来单挑。”

        “你们这群狗最多也只会以多欺少,有种来单挑,来打退服战,不退的全家死绝。”

        我看着一条一条走过的真言,难以想象这人是到了深仇大恨的境界,处于心态平和的我,发了蜜语给他说:“哥们,能聊聊吗?我是神殿,你别误会,我没有其它恶意,你看我道法就知道了,我只想问问你情况。”

        这个“杀神狗”既然回复了我:“什么什么情况?有话直说,我不管你什么道法,只要是神殿的被我看到我都杀。”

        我看完回复了他:“可以,你现在可能在气头上,我也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你如果气不过的话来杀我吧,我给你出出气,我在毒蛇谷。”

说完我组了他队伍,他也接受了,直接跟随了来找我。

        我做好了一切准备给他杀,也没什么,只不过我想着一个游戏,这样的怒发冲冠的仇恨会影响到生活,所以想安慰安慰他。

        本以为他跟随来之后会一刀劈倒我,可他没这么做,只是静静地站在我旁边说:“你走吧,我不杀你。”

        我问他:“为什么?”

        杀神狗说:“看你道法我也能看出你在帮派里面也不容易。”

        杀神狗:“你应该在帮派受了不少欺负吧?”

        杀神狗这句话一下点亮了我心中的话,可我不能说太直白,这样就成了叛徒,再说鬼帝对我一直很照顾,要不然我早就被逐出神殿,其实我很想离帮,不想参与什么事,但是一直被鬼帝拒绝,我想离帮的主要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因为鬼公子,他早看不惯我在帮派占领了一个位置,一直在帮派讽刺我,我就搞不懂我一个道法这么低的人,他怎么也当我眼中钉,难道就看不惯鬼帝对我好?才处处想我早点离帮。

        我跟杀神狗聊了几句后才知道他一些情况,他本来名字叫“逍遥哥哥”的,受委屈后才改成“杀神狗”,他之前也是一个帮派的帮主,后来帮派的成员都被神殿的给挖了,最后还诬陷他是个骗子,我问了才知道诬陷他的人真是鬼公子,那些人中了他的圈套,说他是个骗子帮主,要小心,说他到处以炼器为幌子骗人金币,帮派的成员一下对他死了疑心,纷纷都走了,一些厉害的都给神殿收留了。

        得知杀神狗的实际情况后,我再一次厌恶鬼公子,一个游戏能玩成这样是真会玩啊。

        杀神狗跟我聊完后,继续潮真言刷去,想跟鬼帝单挑打退服,鬼公子一直在帮派煽风点火,鬼帝他人我很了解,他也没有十足把握能打赢,所以一直保持沉默。

        杀神狗就站在我旁边刷真言,在没刷之前他已经杀了好几个神殿的成员,名字都是红的。

        可你说巧合不巧合,我人才离开了一下子号挂在那时,鬼公子带着鬼精灵一帮人用血滴子追踪着杀神狗杀来,他们几个人都飞在天上,看见我和杀神狗站在一起,见到杀神狗没杀我,一下就抓住了我把柄。

        鬼公子见到我和杀神狗一起后,第一时间发帮派说:“老大,无常跟那条狗站在一起。”

        鬼精灵:“那条狗不是说过叫我们帮的人就杀吗?怎么无常没事?”

        鬼谷子:“我凌乱当中………”

        成员甲:“难道无常是卧底?”

        成员乙:“不可能吧?”

        成员甲:“没有不可能的事。”

        鬼公子:“无常你该不会一直给其他帮派通风报信吧?”

        鬼帝当时看到帮派一下炸了,他也没做出什么事情,只是说了一句话:“别说了,无常不是那种人。”

        鬼公子一下感到被打脸,一直在帮派唧唧歪歪:“老大,你怎么那么偏护他,他是你什么人啊。”

        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我成了帮里一个议论的对象。

        实话说,我虽道法低,但是我对帮派一直忠一不二,我知道在帮派我没有任何地位,也有很多人瞧不起我。但是我是以一种信念留在帮派,那种信念就是鬼帝当时邀请我的那一句话:“你来我帮派吧。”我一直存在心底。

        我虽然样样不行,但至少我做人没做错,鬼公子样样行,但是他失了做人底线,所以也没有了真正游戏意义,唯独就是背后被人唾骂。

        当晚在帮派被人议论了一番之后,我也是在帮派小有名气,至少很多人都知道了我的存在,我是帮里唯独的一个V5,其余都是V10以上,我不在意他们对我的嘲笑,也没在意过他们的挑衅,更不在意他们给我取的绰号“脆皮鬼”,“赖皮鬼”。

        对我来说这些都没什么,我还是那句话“大不了死一回,我一样还能回河阳复活起来。”

        为了斩草除根,鬼公子真是劳动了大架将目标锁定在我身上,他突然有一天给我发了信息说鬼精灵的号要让我帮玩几天,他本人要出差,单纯的我当时也没有什么想法,想着人家肯把一个高级号让我帮玩也是信任我。

        我答应了他,当天自己号的副本跟酒虫打完之后我就开鬼精灵的号起来帮他升级。

        鬼精灵的号有好几万元宝,其中还有几百万金币,金币排行榜第一,我当天当他做了所有活跃任务,其余什么都没动弹他的,唯独变动的只有等级,帮他升级了。

        我帮鬼精灵升完等级后,就跟鬼公子汇报了一声,鬼公子一直谢个不停,为了不让我白辛苦,说帮我提道法,我当时也是很激动,心想着他这种高手级别肯定知道帮我哪里改善一下。

        随后他主动说开我号帮我提提,当时我有想过这哥们怎么变得这么好了,突然的友善我还有点不习惯,我没有多虑就给了他号让他帮我提,可我真的没想到给了他号后一切都变了,也改变了我今后的道路,只能怪自己太相信人,忽略了这世道的恶劣。

        鬼公子将鬼精灵号的金币移了100多万到我号上,我不知道他是怎么交易过去的,只佩服他为了清除我出户,宁愿花100万金币给我挂个罪名,我想都不敢想象他来这招,阴险奸诈,给我定了个罪名说我盗号,盗鬼精灵的号,还说把他真仙武器给丢了,他武器其实一直放在仓库,没有戴上而已。

        污蔑便从这里开始了,金币排行榜显示我身上确实有100多万金币,证据确凿,鬼帝也没有什么可为我辩解的,只是在帮派发了一句话伤透了我心话说:“你太让我失望了,”说完便离线了。

        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解释这一切,十几张嘴就一直对着我不停的唾弃,当时我就像被扔进了万丈深渊,一个人默默的沉在这黑暗里…

        蔓延的唾弃声在帮派,在世界,在真言,刷个不停,仿佛个个都在叫我赶紧滚出这游戏吧~

        自己帮的唾弃,外界人的冷眼,外界说神殿什么狗都有,出几个骗子也正常,也有人冷血嘲讽,唯独两人对我真正关心的只有酒虫,还有另外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杀神狗(逍遥哥哥)。

        其实谁骂我我都不难过,也不在意,唯独一个人骂我我就特别难过,她是个V10的女玩家,名字叫“萧筱”,萧筱是我唯一个在神殿帮派聊过天的人,也是对我好的其中一个,平常酒虫忙碌时没时间带我,我就是跟萧筱一个队,是她带着我玩。

        说真的,我很喜欢她,但是我不敢表白,没那个勇气,她的声音很好听,很清澈,我没想到她会在真言发那句话:“原来是个骗子啊…”

简单的几个字,一下伤透了我,我打开好友列表想跟她解释,发现已经被删除好友了…一个晚上的事,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双面交击,犹如闪电劈打着我…

        我…第一次为游戏流泪…

        没想到现实如此…游戏也如此…才知道游戏跟现实是一样残酷的,只不过一个是现实,一个是虚拟…

        逍遥哥哥(杀神狗)给我发了信息安慰说:“我相信你是清白的,从认识你叫我杀你的那天起,我就交定你这个朋友。”

        “如果觉得累了,来找我,我们自己建个帮派自己玩。”

        当晚我骗子的罪名已经是成立,洗脱不掉,真言世界谩骂了几个小时在停息,我也顺势被逐出了帮派。

        鬼公子在世界声称哪个帮派敢收我这个骗子就灭掉哪个帮,这种狂妄的话语既然成真,谁都不信任我,我就这么成了一个散人…

        也许是自己太念情谊,我给鬼帝发了好多信息,可是他一个字都没有回复我,我就静静地等着他的信息,可没有着落。

        我也蜜语了萧筱说:“全区的人都可以辱骂我,唯独你不行。”

        “我真的没有盗鬼精灵的金币,一切都是阴谋。”

        “你不理我没关系,我只是跟你说明白。”

        “我不是那种人…”

        萧筱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到我发的话,我只知道她也没有理会我,只是把我当傻子那样一个人自言自语。

        盗号事件过后没几天,我在跟逍遥哥哥打神塔,我们两人都没有帮派,等级也降低了不少,打着打着,我突然看到系统发来的一条信息,萧筱跟鬼公子结婚了,我当时脑子真的以前漆黑,这种打击,没人能懂,虽然游戏,可我已经入戏…

        可我有多傻…我既然还去祝福她…

        世界和真言一句两句的祝福着他们两人结婚,连鬼帝都刷过,我都忘了我在打神塔副本,逍遥点了好几次进入副本我都没按确定,整个人都不知道是怎么了…

        我感觉我一下子失去了许多往事的亲切,也不知道是我变了还是世人变了…

        逍遥哥哥(杀神狗),在队伍中问起了我:“干嘛了,发什么呆?”

        我回复道:“没…没事…刚上厕所。”

        逍遥哥哥:“嗯…”

        打完神塔后没多久逍遥私信了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怪怪,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是不是觉得自己道法太低了?要不我帮你充钱给你提?”

        我连忙说:“不用不用,我是在想些事情。”

        逍遥哥哥:“好吧,是你交我的游戏而已,别影响到生活,自己可别陷太深呀~”

        没错,当时逍遥跟神殿不共戴天的时候是我拉他走出来,可如今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回事,就是不受自控,慢慢的陷入情感…

        骗子事件告小段落后,逍遥哥哥(杀神狗)更改回原先名字“逍遥”,少去了哥哥二字,他一直都是道法第一,几次问我要不要自己建帮派我都不怎么支持,这一天我支持了,我也不怕得罪谁了,反正陈年是世人弃我,不是我弃世人,我虽道法不高,但是我雄心志高。

        帮派名字由我想的,我本来想取名“丐帮”,后来决定叫“孤儿院”,目的就是让一些散人都能有一个家,逍遥哥哥也说就这名字,还一直哈哈笑盛赞我。

        可我没想到创建完后逍遥既然给我当帮主,我一直婉拒,婉拒了好几回最后就当当起来了,孤儿院也从此开始,逍遥花费了许多真言开始招募人。

        帮派起步时候是真的很困难,没有逍遥这个道法第一的代言人,单凭我个人实力,是实在没办法拉人的,逍遥凭借自己的人气,和系统每天飘过的“七脉会武”冠军宣称,给他在区里面提了不少知名度。

        逍遥刷了好几天真言,招募了不少同道志合散人玩家,我们招募的要求不高,能常在线就行,不管你有V没V,道法法多少,我们都不在意,就看中在线时间。

        帮派没几天就招满了人,鬼公子也逐渐发现了我们的存在,就在真言嘲讽说:“哟,听说最近都在招募孤儿?这是多少人父母双亡了?”

        帮里看到的兄弟姐妹一看都不怎么开心,我一直在帮派说别去理他。

        “这鬼公子说话太过份了吧?。”

        “他仗着自己厉害而已。”

        “那鬼子到底是神殿的看门口,别被咬了。”

        看到帮里的兄弟我还强调不要骂人,因为我不想像他们一样,打开聊天榜都是口水,我想他们玩的开心点。

        帮派成立后,不出我所预料,神殿果真针对起我们来,天天给我们发战书,神殿帮主此时不是鬼帝,而是鬼谷子在带领,鬼谷子是一个V14天音,是个厉害的角色,我在神殿的那段日子都很少看到他说话,只知道他冷冰冰的,很难接近。

        为了帮派发展,我想出了一个计划,就是“抚慰基金”计划,我建立了一个群,把帮里的兄弟都拉了进来,然后给大家开会。

        帮里的兄弟都没让我失望,超出我的期望,大多数都是在线的,虽然他们没V和V不高,但其实都很会玩,人也都很好,只是没人提拔而已。

        我想只有稍微有人提拔一下都不会那么损色,当晚我跟逍遥商谈了很久,最后一拍即合想到一个方法,帮派的兄弟每天发1元红包到群里,有的发,没有的不强求,所有发放的钱由逍遥掌管,所有收到的钱都作为赞助基金。

        开始实施这计划时候,逍遥自己捐出1680元作为赞助奖励基金,我自己捐了500,我们的目的就是谁需要提升自己就可以来申请这特权,想到有些人没什么收入,充游戏也是不可能,所以就给大家红利,让大家都提升起来。

        期间我跟逍遥还生怕帮里的兄弟到时候会不会一个两个都来争夺这特权,可让我预料不到的是,很多人每天按时捐钱后都不申请特权给自己,都是你让我我让你,这让我真的很感动…也让我很欣慰。

        逍遥对我说了一句话:“我在厉害也抵不过群众,我不想一个人在战斗,我想跟兄弟们一起战斗。”

        确实,一个在厉害的道法也是寡不敌众,三个臭皮匠还胜过诸葛亮,帮派里平常表现好和很会玩的我都一个一个挑了出来,给他们发放充值,他们收到赞助后也直接充进去,谁都没有私自把钱留起来不充,慢慢的我开始挖掘人才,“练器大师”,不管V几也逃不过这个练器魔掌,可没什么钱的玩家该怎么保护省,所以我每天都在帮派宣传谁觉得自己练器厉害的可以私信我,重金聘请练器师。

        宣传了几天,总算有了盼头,帮里兄弟很多本来都是毫无起眼的角色个个都想崭露头角,然后这一天我捡到了一个宝贝,是一个没有V的玩家叫“死亡香蕉”,他是合欢的,我发现他装备有5件+15,虽然都是散仙,都也厉害不少,当天他自己在帮派找我说:“帮主,我想了几天,练器这事,我来吧,不过我没有百分百的成功,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的规律去摸索。”

        我见到后激动满满,马上跟逍遥说活捉一个练器师了,不过还不知道如何。

        逍遥回复我说:“试试吧。”

        我就先用自己的+8+9的装备给他试炼做实验,还果不其然,没几下就被上了几件+12+13 而且都不浪费练器材料,这一下我乐坏了,感觉自己捡到宝了。

        香蕉不用像其他玩家每天在真言宣传自己的代练本事,都是在帮自己兄弟练器,没有他我们也很难取得每场帮战的胜利,所以他是一个离不开的重要角色,在这里我要给他一个特色,你是一条给力的香蕉,帮派的日常积累逐渐有所进展,从人字榜一直往上跳。

        过往云烟,往事已矣,不知不觉从一个V5变成了V10,还记得有一天我跟逍遥和帮派其他兄弟在挂134级的怪,如今帮派都有好几个大V,有一些是从别的帮派跳槽过来的,人都很好,也没有架子,现在帮派都有3个V13了,虽然都是青云,但是我们目前确实很缺乏天音,特别缺一个大和尚,这个也让我苦恼了头。

        那天我们一队人在挂彻夜,我一直对着屏幕发呆,然而一个女子从我眼前跑过,我一下把视线转移了过去,直到她离开了我的视线,她正是“萧筱”,头顶挂着和鬼公子的夫妻称号,我莫名其妙的突然感到一阵心酸,再一次想到了过去,虽然过去了许久,但有些事情我都一直无法忘怀,一点一滴的记在心里,比如我每天都会看看鬼帝的资料,就偷偷看,也不敢给他发什么,也不知道这位兄弟最近过的好不好…也许人家早就把我忘了吧…呵…

        萧筱走没多久后,我回程了一趟帮派交个任务,离开没几分钟,发现我队里的兄弟全都躺在地上了,此时鬼公子和鬼精灵都在真言叫板:“谁家的孤儿躺在地上了,别着凉了啊。”

        鬼精灵:“我们是不是太狠了,人家本来就够可怜了,还要路过踢人几下。”

        我没有做出回应,一下明白被偷袭了,到回群里叫队伍起来,没有跟他们计较,继续挂机。

        当晚被杀的人有逍遥、千邪V13青云,黑玫瑰V12青云,快撸手V13青云,他们4人都被鬼公子他们给杀了。

        快撸手:“帮主,怎么不约他们来打一架,我撸死他全家,吗的。”

        黑玫瑰是个女玩家,也是帮派四朵金花之一,帮里的人都称她黑寡妇,人很爱开玩笑。

        黑玫瑰:“你除了撸你还会干嘛?”

        快撸手:“我还会射杀他们,气死我了这几个日本鬼子。”

        千邪:“五鬼越来越猖狂了,迟早吊打他们,快手你就忍忍吧,老大都没说啥,你凑合什么。”

        快撸手:“好吧,我忍着不射,迟早让他们一炮轰死他们。”

        在这里我介绍一下我这几个兄弟千邪,快撸手,黑玫瑰,逍遥就不介绍了,相信大家都知道他的存在了。

        快撸手是我打95镇魔认识了,人特别搞笑,是帮里的超级猴王,分分钟逗乐你,身为大V的他,从我认识他一来,他都没有觉得自己多厉害,就是说话太有内涵,我好几次被他笑抽。

        千邪人就比较稳重,也是个非常好的人,青云道法排名第一,平时话也很少,有事随叫随到。

        他们几个都跟我入死过,没有出生,因为我们都没跟人打架过,只是经常被人偷袭,所以挂彻夜我比较累要看着,鬼公子这鬼影时不时就出现,每次都是从天上飞下来几个人群殴我们,我们也司空见惯了,也不觉得奇怪了。

        故人已去难重逢,苦我多情断肠人。

        当我们队伍被清了之后,我们换了3线去挂彻夜,这一去便勾起思念,我看到了鬼帝就在我前面打怪,只有他一个人,也不知道其他几个去哪里了,应该离开了他去杀我们,剩下鬼帝一个人没去,我静静地看着他在那里砍,还是那么的微风,只是多了几分陌生,我在附近忍不住发了一句:“鬼哥,最近好吗…”

分享
《诛仙手游》官方网站 - 唯一正版手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领取微信专属礼包

关于《诛仙》手游

《诛仙手游》是完美世界出品的国内3D自由御空飞行MMORPG仙侠手游。以仙侠小说开山之作《诛仙》为故事背景,完全忠于原著剧情,再现小说经典“情”字回忆;完美还原端游经典元素,追溯热血情怀;电影级CG画质,真3D仙侠大世界,360度全景自由飞行,多元深度自由社交体验让玩家拥有独一无二的极致仙侠体验。

  • 最新
  • 新闻
  • 公告
  • 活动
  • 媒体
更多>>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京ICP备15025398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京网文[2011]0782-287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编号:0110587 京公网安备110105019888号
文网游备字〔2016〕M-RPG 4395号     ISBN 978-7-7979-0076-8